<nav id="5kwsq"><code id="5kwsq"></code></nav>
<wbr id="5kwsq"></wbr>
  • <center id="5kwsq"></center>

    <nav id="5kwsq"></nav>
    可信賴的電量隔離測量方案供應商安全/隔離/更可靠的電流電壓傳感器
    24小時定制電話:010-89494921
    傳感器定制

    當前位置: 首頁 » 柏艾斯新聞中心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動力電池產業的領先優勢這樣形成

    動力電池產業的領先優勢這樣形成

    返回列表來源:柏艾斯 發布日期:2021-07-15 10:35:28瀏覽:-查看手機網址
    掃一掃!動力電池產業的領先優勢這樣形成掃一掃!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要求“推動先進制造業集群發展,構建一批各具特色、優勢互補、結構合理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增長引擎”。“十四五”規劃綱要對培育先進制造業集群做出了具體部署。要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促進我國產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十分必要、正當其時。

    日前,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布首批先進制造業集群“國家隊”名單。不同特色的集群如何培育?對打造自主可控、安全高效的產業鏈供應鏈發揮了什么作用?將給高質量發展帶來哪些助力?本報記者分赴安徽合肥市、廣東深圳市、四川成都市和德陽市深入調查,推出“解碼先進制造業集群”系列報道,對相關問題進行分析探討。

    ——編者

    前不久,首批先進制造業集群“國家隊”名單公布。經過多輪比拼,深圳先進電池材料集群在先進制造業集群“決賽”中成功勝出,成為動力電池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標桿。

    近日,記者前往深圳開展實地調查。隨著調查采訪的深入,一個政府部門、研究機構、集群發展促進機構、企業等多方協同合作,研發、制造、回收等產業鏈條環環相扣的先進電池材料集群輪廓逐漸清晰。

    這個集群長啥樣?

    從電池制造、材料生產再到回收利用,產業鏈完整可控、各環節緊密協作、躋身世界前列

    涂布、烘干、滾壓……午夜,深圳弗迪電池旗下的一家工廠依舊燈火通明。偌大的自動化廠房里,一條條傳送帶串聯起數十臺機器設備,一刻不停地運轉著。

    “最難的疊片環節來了。通過使用疊片機,把一層正極材料、一層負極材料以及隔膜堆疊起來,最后疊出近1米長、9厘米寬,僅12毫米厚的極芯!”站在一人多高的疊片機旁,弗迪電池開發中心電芯規劃部相關負責人頗為自豪,“這是我們自主研發的設備,能0.3秒疊完一片,且公差小于0.3毫米,全球領先!”

    車間里,從原料到極片再到極芯,最后由電芯組成電池包,全自動生產。車間外,等待拉貨的卡車排成長隊。據介紹,弗迪電池6月份純電車動力電池供給量已達2萬臺,7月預計增產到3萬臺以上,還有部分車型的交付訂單排到年底。

    在弗迪電池晝夜趕工時,60公里外,處在產業鏈上游的負極材料生產商——貝特瑞新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成品基地,同樣一派繁忙景象。近4萬平方米的廠房里,高純石墨粉在這里“搖身一變”,成為天然石墨負極材料。“依靠優異的改性技術,我們材料的儲存電量超越了絕大多數競爭對手,成功進入世界幾大知名電池商的供應鏈。”貝特瑞公司董秘張曉峰透露,公司正在滿負荷運轉,全力滿足源源不斷的訂單。

    將目光移至產業鏈下游,借助云平臺系統,格林美動力電池回收公司正實時監控湖北武漢市的廢舊電池梯次處理中心,工作人員正有條不紊地拆解產線上形狀各異的電池包。

    “這批電芯盡管退役了,但測試顯示,它們每個的剩余電容都在85%以上。經過重新配組、封裝,可以制成一個有2.4度電的新電池包。”公司國際合作總監張振中介紹,經過安全檢驗,新的電池包可用于電動自行車,續航里程超出一般電動自行車兩倍。“電池產業的崛起帶動回收業務快速增長。今年公司一直在擴產增產,預計2025年的年回收能力將擴大10倍以上。”

    眾多上下游企業同心協力,促成了先進電池集群高質量發展。除了新能源汽車產業鏈最完整的比亞迪,這個立足深圳、輻射全國乃至全球的集群還涌現出一批龍頭企業、單項冠軍和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其中,貝特瑞成為全球最大的鋰電池負極材料生產商,德方納米、新宙邦、星源材質分別是鋰電池正極材料、電解液、隔膜材料的國內龍頭企業。

    “目前深圳先進電池材料集群已形成從關鍵材料生產、電池模組裝備、鋰電開發制造到電池回收再利用基本自主可控的完整產業鏈閉環。”深圳市工信局新興產業處副處長王文華說,完備、穩定、可控的產業鏈供應鏈優勢,讓集群規模不斷攀升,跑出產業發展的加速度。目前,集群已匯聚企業超過1200家,其中上市企業46家,總產值超過5700億元。

    為何在深圳成長壯大?

    起步較早形成先發優勢、機制靈活打造人才優勢、產業鏈健全發揮協同效應、優質平臺提供公共服務

    電池材料龍頭企業為何紛紛扎根深圳,在這里成長壯大?

    ——起步早,以先發優勢積淀競爭優勢。

    “上世紀90年代初,我們率先在深圳做消費類電池產品,憑借原材料和勞動力成本優勢,迅速在競爭中成長起來。”弗迪電池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壽波回憶,通過合作研發,公司較早在深圳實現了鋰電池的國產制造,初步培育起上下游產業鏈。

    依托消費電子產品配套迅猛崛起后,順應新能源汽車發展潮流,深圳乘勢轉向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儲能電池等產業領域。2009年,深圳率先在全國推廣新能源汽車示范應用,截至目前,全市新能源汽車保有量已超過45萬輛。隨著新能源汽車大規模投入市場,深圳電池材料的產業規模和水平不斷提升。

    “前期在消費類電子產業上積累的雄厚產業技術,為后來動力電池領域實現跨越式發展奠定了基礎。”深圳市清新電源研究院院長李寶華介紹,2016年,集群發展促進機構成立后,一呼百應,連遠在福建的寧德時代也加入進來,充實了集群力量。

    ——機制活,以創新氛圍打造人才優勢。

    電池材料制造企業何以紛紛落戶深圳?調查中,入駐企業幾乎異口同聲:“這里是人才高地,創新氛圍濃!”

    “新能源新材料是技術密集型產業,要想發展壯大,最重要的是吸引和留住人才。”貝特瑞新能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任建國告訴記者,盡管企業生產基地已遍布全國,但研發總部留在深圳,看中的便是豐沛的人才資源。

    同為電池材料生產商,德方納米對深圳的人才政策同樣稱贊有加。“得益于孔雀人才計劃,海外高層次人才落戶深圳能享受高額人才獎補。”公司有關負責人萬遠鑫介紹,今年公司建立了博士后創新實踐基地,在相關政策支持下,博士進站后將得到免稅補貼,大大提升了對人才的吸引力。

    ——產業全,以完整產業鏈建立“一盤棋”優勢。

    “今年我們相繼在云南、四川與下游龍頭企業合資擴建了生產基地,建成后產能將超過35萬噸。”在萬遠鑫看來,身處集群中跟客戶走得更近,能及時根據客戶的市場規劃做出產能預判,讓擴產能更有底氣。

    完善的產業鏈也讓協同研發更加順暢。“發揮鋰電池的最優性能,需要不同主材商密切合作。”在研一新材料有限責任公司有關負責人看來,集群中產業鏈齊全,企業能與電解液、正負極材料商進行長時間、持續性的研發互動,從而加快新產品研發進度。

    “我們作為下游提需求,與上游企業協同研發。”寧德時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關負責人介紹,作為鋰電池制造龍頭企業,出于設備開發和電池化學體系融合的需求,寧德時代產品及設備研發大多與上游材料商協同進行。

    ——平臺優,以公共服務促進集群壯大。

    走進清華大學深圳國際研究生院材料與器件檢測技術中心,多臺設備正全力運行,對不同型號的鋰電池進行高溫環境下的穩定性檢測。

    “這些產品大多來自中小鋰電池制造企業,通過第三方認證評價后,企業便有機會進入龍頭企業的供應鏈體系。”李寶華告訴記者,不少中小企業前期將更多資金投入產品研發,往往無力購買檢測設備,集群公共服務平臺為企業提供檢測等共性服務,去年以來,已累計為超過400家中小企業進行產品檢測。

    扶上馬,送一程。不僅是產品檢測,通過加強專家智庫建設、開研討會等多種形式,集群發展促進機構——深圳市清新電源研究院為企業提供從協同研發到戰略規劃、從標準認證到節能評價等全過程價值鏈服務,助力更多中小企業加速成長。

    怎樣以集群促產業發展?

    促進集群持續壯大,須從助力企業“出海”、協同提升生產效率等方面發力

    先進制造業集群給動力電池材料產業帶來了什么?調查中,集群企業普遍的回答是:產業發展動力更強了,科技創新活力更足了。

    走進位于深圳寶安區的格林美股份有限公司,巨幅LED屏上承載著的格林循環電子廢棄物云平臺上,鋰電池的回收、拆解、再利用數據實時跳動,分布在全國各地工廠的生產實景一覽無余。“以深圳為發端,12年來,我們的回收網絡基本覆蓋全國,電子廢物回收體量從過去的50萬噸增長到如今的500萬噸,產值從約30億元發展到現在的150億元,在16個省份建設了循環產業基地。”格林美有關負責人說。

    立足深圳,輻射全國,格林美只是一個縮影。深圳市工信局有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動力電池材料龍頭企業扎根深圳,按照“總部 銷售 研發 高端制造”模式建設,向全國進行產業外溢輻射,建設了一批研發和生產基地,覆蓋黑龍江、江蘇、福建、湖北、青海等省份和粵港澳大灣區城市。

    身處集群,企業科技創新的勁頭更足。不久前,寧德時代成立21世紀創新實驗室,致力于下一代電池材料研發。寧德時代有關負責人介紹,目前集群內已有多家材料生產商參與生產研發,每月定期召開研討會,針對前沿新材料進行溝通。“集群內上下游企業擰成一股繩,定會形成強大的創新合力。”

    產業發展壯大后,如何“走出去”、拓展海外市場,成為擺在不少電池材料制造企業面前的共同考題。

    “一些海外客戶要求供應鏈本地化,在海外建廠已是箭在弦上。”任建國表示,公司首次“出海”,對當地環評、法律法規、能耗指標等諸多問題有些摸不著頭腦,即使在當地建廠,部分原材料仍需從國內運送。“單個企業‘出海’困難重重,期待集群發展促進機構組織上下游龍頭企業共同‘出海’,協同解決企業面臨的共性問題。”

    “‘出海’后,在知識產權領域維權,靠企業單打獨斗不行。”公司負責人沈希文建議,集群發展促進機構加強對集群企業的專業指導,幫助企業更好進行海外知識產權布局,降低“出海”面臨的風險。

    盡管挑戰不少,但產業前景可期。今年前5月,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分別完成96.7萬輛和95萬輛,同比均增長2.2倍。強勁的增長勢頭,為動力電池產業騰飛帶來新機遇。集群內的許多企業負責人表示,作為“領頭羊”,集群應協同全產業鏈把握寶貴機遇,在提高生產效率和交付水平的同時,保證產品安全可靠,不斷擴大我國動力電池材料產業的領先優勢。

    《 人民日報 》( 2021年07月14日 18 版)


    北京柏艾斯科技是專業的電流電壓傳感器廠家,掌握霍爾磁通門等多種技術原理,為眾多國內外用戶提供OEM和ODM服務,更多產品應用請登錄公司網站了解更多,www.imaveghead.com.

    上一篇:碳中和背景下,原材料價格的上漲會阻斷能源轉型的進程嗎? 下一篇:已經是最后一篇了

    24小時定制電話:010-89494921

    99国产这里有精品视频 99久久99久久加热有精品 国产在热线精品视频99